互联网通信云崛起的“融云曲线”

回顾2020年,任何人都无法忘记疫情带给工作和生活的种种改变(www.shenzheng.net)。

从在线教育、在线办公、在线医疗到直播电商,因为疫情被按下“快进键”的“在线”模式,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,在“在线”的商业逻辑中,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以RTC音视频技术为主导的互联网通信云直播的快速发展。

当疫情让“在线”成为了一种常态,也划出了一条互联网通信云的增长曲线。

融云联合创始人兼CTO杨攀说:“音视频技术正在变成一种能力,万物互联时代,未来的每一个设备都会联网,只要有摄像头、屏幕、麦克风,就能进行音频、视频的沟通,这个市场空间其实大得无法想象。”

在杨攀看来,今天的市场刚刚走到发展期,距离井喷期也并不遥远。

RTC崛起势如破竹

在线教育的互动课堂、电商直播、游戏开黑、视频社交,甚至语聊房这样的新兴业态,当RTC技术包围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,变得无处不在,尽管杨攀说,“融云更希望作为一个赋能者,站在企业的身后”,但作为RTC生态背后的幕后英雄,融云值得拥有掌声。

RTC技术快速发展的本质,是我们对“实时”与“互动”的需求逐渐强烈。而随着诸多垂直领域的创新应用的不断涌现,RTC也逐渐成为全球最受关注的实用技术之一。

驱动RTC技术发展的因素有几个。

第一,5G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高清编解码技术等新兴技术的快速发展,让人机交互逐渐打破空间和时间的界限,可以实现随时随地的交互,技术本身的壁垒已经被打破。

第二,技术的普适延伸到终端,促使了移动终端的多样化,让音视频的场景一个接一个地被打开,进一步推动了互动与协作。

第三,从用户视角,消费端的流量下沉,过去图片和文字形态的互动,正逐渐被音视频更佳体验的形式所取代。

第四,疫情的出现,导致的不可抗拒因素,被动地抑制住面对面的交互,让线上交互成为了一种必选项,在疫情之后,这种需求得到了有效激活。

第五,企业市场,在追求一种高效协作的工作形态。埃森哲发布的新报告《未来工作》当中,有83%的工作者认为混合工作模式是最佳的,这表示远程工作模式甚至在成为办公的主流。可以预见,随着企业数字化进程的加速,协作和沟通的高效,会倒逼企业更快地接受RTC技术。

随着这些趋势的一一展现,我们也看到除了消费娱乐市场RTC技术得到了长期稳定的增长之外,诸多新的场景也在打开RTC技术的新赛道。

一如杨攀的判断,“未来音视频市场的主流赛道,首先是围绕社交娱乐展开,比如直播在从过去业务的形体,转化为一种产品形态,意味着直播可以成为任何应用的‘组件’;其次,音视频技术会体现出工具属性,在线化的会议、教育、医疗、政务,所有的场景都会被软件重构。”

颠覆自我,划出融云曲线

融云在整个互联网通信云的产业中,一直是一个“非典型”的存在。

2015年,融云首创了即时通讯云服务的概念,成为了行业中的探索者。而一个非常让人意想不到的战略决策,让人对融云肃然起敬。

纵观通信云领域的玩家,大多都是以做运营商转售资源起家,尽管这些业务并不能代表这个行业的未来,但是却能够提升早期业务的规模。而融云成立的背景,本身就有强大的运营商背景,和早期从飞信几亿规模的用户服务经验积累而来的能力,融云却从刚刚成立就确定了只做基于互联网流量业务的原则。

杨攀说,“融云成立之初,就划了一道红线,只做基于互联网流量的通信业务,我们认为只有这个通信形态才能够跟整个IT信息产业、跟软件和应用的发展直接对应起来。”选择了未来,就要选一条未来之路,这其实就是一种“专注力”的体现。

选择了互联网路线,不断夯实基础,做大用户规模,再走向全球化。目前融云的SDK遍布全球,覆盖广泛的市场触角,让融云对全球市场和场景的不断变化,有更深的理解。

也由此划出了一条更为美妙的“融云”曲线。

“互联网通信云发展到今天这个水平,基础的能力其实都已经具备了,除了不丢消息,保证必达,如何提供音视频高质量的服务和全球覆盖,我们也应该看到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。”

首先就是全球化。当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业务席卷全球,广阔的市场和空间,对中国企业形成了最大的吸引力。但全球化最可怕的并不是业务能力的输出,而是全球各个不同市场要面临的合法合规的挑战。GDPR在欧洲开出的天价罚单仍历历在目,这意味着,出海也需要一个拥有全球技术栈,和全球视角的技术服务商,这就是融云先一步走出全球化布局的优势,融云提供的SDK,可以完全确保安全合规,无需企业自己再去踩坑。

其次,是技术的全栈化。全栈技术的背景,就是场景的多元化,终端设备的多元化,和软件操作系统的多元化。所以需要不同的技术栈完全应对不同的业务类型、应对不同的场景。融云的优势也在于拥有全栈的技术能力,起初ALL in 互联网流量业务的积累,让融云可以针对全场景提供业界最丰富的SDK。

第三,场景化。我们知道所有的互联网通信云都是PaaS模式,但此PaaS非彼PaaS。因为很多客户通常没有互联网公司那么强的技术研发资源,开发周期会更长,所以同样是PaaS并不一定能够解决所有场景化的问题。这就要求对PaaS再进行场景化的细化,甚至针对一些更难的场景,或者是通用性的场景,直接封装起来交给客户。

第四,模块化。这个趋势同样是由场景化延伸出来的结果。试想,一个开发者在开发一个APP的时候,要集成十几到二十几个第三方的SDK,这到底是幸福还是苦恼?因此融云将一些模块做好了对接、做好了集成,让开发者只需要简单的勾选和配置就可以把这些能力直接引入进来。

最后,是集成化。这是一个很“生态”的趋势,开发者往往苦于在开发环节,去对接各种资源和接口。如果这些接口和资源可以被预先集成好,那就可以大幅降低成本,提高效率。这也是融云在自身的开发环境中,遭遇的问题,如今被融云作为一种服务提供给开发者。

“融”入开发者的世界

不难发现,融云看到的所有的行业发展趋势,都没有站在融云的视角,而是完全站在了开发者的视角。一如杨攀所说,“开发者之于融云,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所以融云所有的工作,都是在赋能开发者。”

这也是融云之所以创造WICC(全球互联网通信云大会)的初衷,融云希望WICC变成一个与开发者形成有效交互的舞台。杨攀甚至并不喜欢“开发者生态”的提法,“融云不是生态的主导者,而是一个积极的参与者和贡献者,为开发者做好服务,这是融云的本分。”

因此我们看到围绕互联网通信云的发展趋势,融云也为开发者切实地做了很多考虑。

例如,在场景化的趋势下,语聊房是现在社交领域最火的模式,但是它的场景却是新的,开发者需要在前期投入大量的工作,而融云研究了语聊房场景下共性的问题,发现它的SDK只有20多个接口,就可以把整个业务串起来。融云就将这些SDK进行了封装提供给开发者,实现30分钟就可以搭建起语聊房的业务。

再比如,在集成化的趋势下,无论做音频直播还是视频直播,CDN都是必须要采购的模块,但是市面上的CDN服务商很多,开发者也面临选择的难题。融云可以帮助开发者预先筛选出最优质的CDN服务商,把数据、计费提前对接起来,再把代码写好,开发者只需要很轻量的开发就可以完成所有的设置。

又例如,在内容监管日趋严谨、行政监管愈发严格的背景下,“内容审核”服务也被融云提前对接好,贴心地打包进了整体解决方案里,为开发者的业务安全保驾护航。

种种案例,不胜枚举。

“融云能够有这样的风格,是因为融云也会采购很多第三方IaaS、PaaS服务,我们自身也是开发者的群体,包括我在内,我们在日常的工作中,能够体会到开发者的辛苦,了解他们的需求,更能够理解什么样的产品可以真正帮到开发者。”杨攀说。

的确,开发者作为数字世界的创造者,也需要被理解、被赋能。融云正如企业名字一样,已经完全“融”入到开发者的世界中去,这是其在互联网通信云市场跑出“融云曲线”的根本动力。

主营产品:工业皮带,机器配件